首页 走进妇联 妇工动态 文献资料 领导讲话 调查研究 经典活动 巾帼风采 家庭生活 便民通道 妇女维权
当前位置: 宜春市妇联>>巾帼风采>>巾帼文明岗>>新闻内容
刘宜芬和她的“爱的不等式”
信息来源:   更新时间: 2016-09-02 00:00:00  点击人次:

一切的选择,皆因一个女人无私的爱

刘宜芬和她的“爱的不等式”

----记铜鼓县阳光益智康复中心志愿者刘宜芬

 

    她是一名村干部,还有一支乐队,年收入近4万元;面对风险难测,一切从零开始的智障儿童学校,她选择了0>40000

    2013年,刘宜芬在铜鼓县街头看到了一张招募志愿者的海报,没多想就报了名。那时,她是温泉镇温泉村妇女主任。

温泉村金星组刘传志和姐姐都是脑瘫儿。刘宜芬第一次踏进这个家庭时,被眼前的情景深深地震惊:姐弟俩躺在床上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一台黑白电视机。

    她带来了许多志愿者,走进这个家庭,推动志愿者协会举办义卖活动,为刘传志姐弟及另一个脑瘫儿筹款。这年春节,她来到棋坪镇双溪村智障儿童胡浩宇家,又看到了揪心的一幕:因父母外出打工,爷爷、奶奶要做事,胡浩宇躺在地上,一只手扎着一根绳子,另一头拴在窗子上。在带溪乡,她看到另一个脑瘫儿被家人关在厕所里,只能通过狭小的窗,看到孩子瘦弱的背影

    “要是有一所学校,把这些孩子收养起来,帮他们康复就好了。”,刘宜芬的眼泪夺眶而出。说者有心,听者也有意。县残联副理事长黄晓红把刘宜芬的话记到了心上。因为县残联一直想扶持一所康复学校,苦于没有启动资金和合适人选。

    当县残联和志愿者协会提出,希望刘宜芬创办一所智障儿童康复学校时,刘宜芬动却犹豫了,任何事情冲动地说说容易,做却难。当了几年村干部,经验有了,群众基础也有了,她已成为组织重点培养的村干部。她还有一支乐队和其它项目,一切顺风顺水,年收入好几万。

    办康复学校,意味着她要放弃这些,从零开始,从头再来。虽说办康复学校上面有资金扶持,但先得垫资启动,即使以后考核合格了,上面能给多少资金,谁都没有底。再说,丈夫常年在外做工程,家里还有老人小孩需要照顾,他们会同意吗?

    果然,她向丈夫一提,一句话就给顶了回来:“你吃饱了撑的。”听说她要辞掉村干部办残疾人康复学校,家里人全都反对。镇政府领导也找她谈心,希望她不要辞职,继续当好村干部。

    可是,刘传志姐弟还有胡浩宇、李婷这些孩子却好像在她的脑子中生了根,怎么都挥之不去。她乞求丈夫:“能不能借我几万块钱?不办学校我睡不着,吃不下。”

    “你办了这样的学校,难道他们就会好么?你个人的力量有多大?”丈夫赖强经心疼地劝她,“是不是我不会赚钱,养不起你和孩子?”

     “办了这样的学校,至少可以让孩子的父母放心地去外面打工,家里有钱,就能够帮他们治病。”刘宜芬说。在她的劝说下,丈夫也来到了刘传志和胡浩宇家,看到这些脑瘫儿童的状况后也震惊了,终于理解了妻子的执着,勉强同意了,但是有一个条件:“不能耽误自己的孩子”。

    他们一起做通父母的工作,一起找房子,装修搞卫生,拿出近10万元积蓄添置课桌、床铺、教学用具,垫付教师工资。20149月,铜鼓县阳光益智康复中心正式开学了,全县30名智障儿童第一次走进教室,有了一个“新家”。

      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也是30个脑瘫儿的妈妈。在爱的天平上,她选择了30>2

    康复中心30个孩子,有的是自闭症,有的是脑瘫,有的是弱智,生活不能自理,有的磕了碰了,痛起来连哭都不会。

    曾颖是一个脑瘫儿,不会说话,在家里摔了跤。粗心的奶奶没发现什么,就把她送到康复中心。细心的刘宜芬发现了她的不正常,送到县医院一拍X光片,发现曾颖的肩膀骨头都摔断了。

    孩子骨折,痛,却不会说,刘宜芬心疼不已。曾颖家里困难,没有钱。刘宜芬先后3次送曾颖去修水县雅洋治疗,自己出路费,还垫付了900多元医疗费,直到恢复。

    残疾人康复教育,不能“瞎子摸象”。她买来许多专业书籍,上网找资料,自费去南昌等地的特殊学校学习。县残联只要有业务培训,她一场不缺,专心致致,如饥似渴地学习。回来之后,又手把手地教会康复中心的老师。

    两个儿子,和和读小学五年级,磊磊才读一年级。以前,当村干部的时候,每天她都骑着电瓶车,前面一个后面一个上下学接送,晚上或者陪儿子看电视,或者辅导儿子的功课。

    自从办起了康复中心,大儿子和和就承担起带弟弟磊磊上下学的责任。早上6点钟,她却已赶到菜市场,给康复中心的孩子们买菜。因早上匆忙,磊磊常穿错鞋和袜子,老师常打来电话,让她送鞋袜过去。有时,劳累一天的刘宜芬回到家,发现兄弟俩已在沙发上睡着了,晚饭都没吃。

    有一天晚上八点,刘宜芬赶回家给孩子们做晚饭,接到了康复中心老师打来的电话:自闭症患儿陈嘉伟发高烧,不与人交流,等老师发现他高烧,肯定高烧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 不能怠慢!刘宜芬放下锅铲,就要出门。和和拦在了门口,带着哭腔求她:“妈妈,我和弟弟好饿,求求你给我们做好饭再去吧!” 

    刘宜芬在儿子的头上拍了拍:“不行,妈妈必须马上去!”说完,她直奔康复中心,带着陈嘉伟到县医院挂号、打点滴,直到凌晨一点才退烧。

    她回到家时,房门却被孩子反锁了。她在外面敲门,和和听到后,却不开门,而是站在阳台上哭诉:“妈妈,你还是我们的妈妈吗?自从你到了那里,你还有没有我和弟弟?我和弟弟经常饿肚子,今天弟弟都饿得睡着了。”

    和和的哭诉,就像针一样深深地扎在刘宜芬的心上,儿子哭,她也流泪。邻居们惊醒了,起床劝这对母子,劝和和说:“你妈妈是好人,她在做好事,你要给她开门啊,乖孩子。”

    面对孩子的不满,刘宜芬动摇过,甚至找了志愿者协会会长和县残联领导,表示她不想做了,她不能丢弃自己的孩子。然而,当她走进康复中心的大门,看到30张孩子的脸,一股力量战胜了自己的懦弱和退宿。她告诉自己:“他们也是我的孩子,我不能放弃他们。”

    于是,她开始想办法,因为照顾好和和磊磊既是她对丈夫的承诺,也是一个母亲的责任。她教儿子和和煮面条,煎鸡蛋。她每天尽量给儿子做好饭,放在锅中,实在忙不过来就放两元钱在儿子的枕头边:她一次买5双同一色的袜子,这样儿子们穿的时候,就不需要配色。

    回到家里,她就想办法多陪儿子。儿子和她讲学校的事,她认真地当听众。有一次,和和考数学考了第一名,她夸儿子顶呱呱。和和说:“妈妈要是多关心我,我每一门课都争取考第一。”

    为让儿子了解妈妈的事业,刘宜芬将康复中心的孩子带回家中。刚开始,俩儿子有点抵触,不理这些孩子,也不理妈妈。然而,时间久了,次数多了,兄弟俩渐渐理解了这些脑瘫儿的不幸。晚上睡觉时,兄弟俩主动将紧靠妈妈的位置让给康复中心的孩子睡。

     “妈妈,我不怪你了。”和和说:
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
    “她们好可怜,有吃的东西,都不会拿。她们比我更需要妈妈。”刘宜芬紧紧地把儿子抱在怀中,泪水止不住地流。

    从此以后,和和学会了煮面条,帮弟弟穿衣服,自己洗衣,帮妈妈收衣服,帮奶奶晒谷每到周末,和和跟妈妈说:“我也要去康复中心,帮助照顾弟弟妹妹们。”

     刘宜芬有三个家:自己家,娘家,还有一个家是康复中心。一旦照顾不来,她总是把康复中心摆在第一位,选择1>2

    在家里,刘宜芬是贴心女儿、孝顺媳妇,娘家婆家的事,她一肩挑。丈夫的大伯是一个孤寡老人。没办康复中心前,刘宜芬将老人接到自己家。她一个侄媳妇,每天坚持用热水帮老人泡脚、擦身。

    自从办起康复中心,她早出晚归,等她回到家里,老人早已睡去。兄嫂为了减轻刘宜芬的负担,主动将老人接去。不料,不到一个月,老人就去世了。想起这件事,刘宜芬常常潸然泪下: “要是自己能够有时间坚持服侍,大伯肯定不会走得那么快。”

    康复中心是她的第三个家,一个更大的家。这30个孩子就是她的孩子,每一名老师都是她的亲姐妹。有一次,她在登记老师信息时,发现卢老师刚过完生日,就买来生日蛋糕、加几个好菜为卢老师补过生日。

    卢老师也是一个脑瘫儿的母亲,长期照顾康复中心的孩子,连她自己都忘记了生日。她激动地说:自从孩子出生以后,这是她第一次过生日。刘宜芬给康复中心定了一条规矩:给每一个孩子和老师过生日。

    当康复中心将智障儿钟洁过生日的视频,发给远在广东打工的妈妈。她的妈妈立刻给刘宜芬打来电话,哽咽地说:“钟洁出生后,从没过过生日,这是她第一次过生日.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 刘宜芬的追求,不仅仅是把康复中心办成智障孩子的家,不希望康复中心仅仅做一个保姆,或者智障儿托养机构。她的目标是,要将康复中心做好、做大、做专业,让康复中心的孩子得到一定的康复,学到一定的知识,最终能够回归社会。

    朝着这个目标,她建立康复中心微信群,经常在群里发一些康复知识,让更多的家长了解康复知识。她还利用节假日去每个智障孩子的家里进行家访,现场辅导家长。

    她与铜鼓县幼儿园、温泉中心小学等学校建立教学联系点,请这些学校的老师到康复中心教学,或者把康复中心的孩子带到这些学校参观学习。她还把智障孩子带到县文化艺术中心,观看演出和科普展览.让智障孩子与正常孩子一样享受教育,享受同一片蓝天。

    苏智辉刚来康复中心时,爷爷说他什么都不知道、也听不见。刘宜芬细心观察了一会儿,在苏智辉耳边拍拍手,立刻发现了他对声音有反应。于是,她和老师们一起对苏智辉进行专业的实训。

    每一次点名点到苏智辉时,老师都自己回答“到”。一天一天,一月一月,反反复复,苏智辉却没有什么反应,依旧沉默在一个人的世界。

    难道他真的对声音没有反应?有一天,上完一节课后,刘宜芬陪苏智辉晒太阳,突然听到苏智辉叫“妈妈”。刘宜芬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问道:苏智辉,是你叫我吗当苏智辉看着她,再次大声地叫了“妈妈”后,刘宜芬的眼泪脱眶而出。

    李煜泉,刚来时是康复中心最小的孩子,不能说话,也不会走路。刘宜芬和老师们一句一句地教,牵着他的手一步一步地挪,不断地重复练习。一年过去,李煜泉会说话了,能够走路了。

    如今,康复后的李煜泉随父母去了浙江,准备进学校和正常的孩子一起学习。70岁的爷爷从大山里提着一罐蜂蜜,上门感谢刘宜芬。刘宜芬不肯收,老人家急得哭了起来:“没有你刘老师,那有我孙子的今天!

    中心成立以前,为了照顾孩子,这些孩子的父母不得不呆在家中,家庭陷入越来越贫的境地.现在有了让他们放心的中心,他们都外出打工赚钱,经济一下子活了起来,一个中心救了30个家庭.

    刘宜芬办康复中心,关爱智障儿童,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。铜鼓县机关干部把这里作为爱心奉献联系点,纷纷到这里做志愿者,许多爱心人士纷纷来到中心,奉献爱心。涌现了30个孩子300个妈的感人情景,在铜鼓形成了人人关心残疾人,帮助残疾人的社会风尚.

    刘宜芬一丝不苟地将社会各界捐赠的钱、物登记造册,定期向社会公布。她坚持一个原则:康复中心是公益事业,取之于社会,用之于孩子。她要办一个让社会放心,让爱心人士放心,让家长放心的阳光公益康复中心。

    刘宜芬用她的“爱的不等式”,在革命老区铜鼓县温暖了一个个脑瘫儿、智障儿,为这些来自星星的孩子营造了一个温暖的家、希望之家,也引起了省、市残联和团省委,铜鼓县委、政府的关注。铜鼓阳光益智康复中心顺利通过了省残联的验收和专项资金扶持,被省残联称之为“铜鼓模式”,在全省推介了其宝贵经验。

主办:宜春市妇女联合会  版权所有:宜春市妇女联合会 赣ICP备11003629号
技术支持:宜春市政务信息化工作办公室
地址:宜春市宜阳大厦东座14楼  邮编:336000  电子信箱:ycfl2006@163.com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 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